容量大、站距大、速度快

2021-02-03 01:32

在疏解非首都功能的过程中,北京许多企业在外迁过程中遇到一些难题。对此,北京市政协委员、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副院长刘桓在会上表示,外迁中最难解决的问题之一是财力的分配,比如企业搬迁到外地需要钱,外迁地基础设施建设需要钱,同时还将涉及到迁出与迁入产生的利益分配。因此,在疏解非首都功能的过程中,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大背景下,北京应把眼光放得更远一些,从京津冀协同发展出发考虑首都财政分配。

目前,北京市已经确立了市郊铁路的规划发展方向。不过,郑实表示,进展非常缓慢。他建议,北京把建设市郊铁路纳入京津冀一体化发展统筹考虑。要破除铁路、地铁系统的体制障碍。此外,在建设市郊铁路过程中,北京应充分利用既有铁路线路,降低建设成本,最终形成市中心区域交通以地铁为主,郊区以市郊铁路为辅的轨道交通网络,“北京大约有1100公里铁路线,经专家测算,其中约800公里可进行市郊铁路改造,优势极大。”

他谈到,疏解非首都功能最难的是人。人往哪儿去?怎么留得住?这与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产品的服务和环境相关。“有没有足够的职场、当地教育水平如何、医疗条件怎样、居住环境是否宜居,从百姓日常生活角度去解决问题,这个路径是最简洁、最方便的。”

“从国际大都市的交通工具发展趋势来看,中心城区以外的都市范围内,主要以市郊铁路模式为主。”北京市政协委员、北京建筑设计研究院副总经理郑实在会上表示,北京地铁尽管在世界上处于领先位置,但存在建设成本高、建设周期长,以及与火车相比运力低、速度慢等问题,“北京市长期依赖以地铁为主的地面轨道交通的现状是不可持续的”。

他称,市郊铁路是开行于市中心到卫星城镇,包括卫星城镇之间的联络列车,主要用于通勤,与地铁相比,容量大、站距大、速度快,是目前在世界许多大都市广泛应用的、介于城市地铁和城际列车之间的交通工具形式。

疏解非首都功能的难点是什么?如何有效提高中心城区到郊区的效率?……今天举行的北京市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记者会上,政协委员们聚焦城市发展难点、热点问题,为政府出谋划策。

链接